将企业创始人“踢”出局 争议旋涡中的投资人周亚辉

2016-12-14 10:30:28文 / 界面
    在机制不健全的前提下,周亚辉这样一个尚在摸索阶段的投资人,对创业者来说,是好还是不好?恐怕还很难讲。
    周亚辉做风险投资的时间并不长——从2014年11月到现在,不过两年时间。
    除了最近舆论风口的空空狐,周亚辉在这个领域收获不错,投出过不少明星公司。最出名的是直播App映客、互联网金融公司趣分期、农业B2B一亩田,和现在已经与京东到家合并的物流公司达达。这些公司的估值都超过了10亿美元,这也让投资这些公司的周亚辉获得了“独角兽捕手”的称号。
    在此之前,周亚辉已经是创投领域的活跃者。只不过,更多时候是以创业者的身份。
    作为最早一批互联网创业的成功者,周亚辉同样经历过自己的失败与成功:大学期间休学,创办原创动漫网站火神网,火神网像是现在的社交网络,但由于周亚辉当时还没有关于公司的前瞻性考虑,苦撑了四年最后被迫卖掉公司,回到学校拿到了精密仪器专业的硕士学位。
    2005年,他加入千橡集团,任高级总监及副总裁,在千橡补足了他认为是自己短板的技术领域。两年后周亚辉创办昆仑万维,赌对了游戏这个风口。这家公司用八年的时间上市,也让周亚辉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。
    源码资本的曹毅是周亚辉进入风投领域的引路人,同时他也与周亚辉一起参与了空空狐的B轮融资。2014年,源码资本正在与趣分期谈B轮融资,但因为金额太大,源码无法自己跟进。
    曹毅找到了周亚辉。他给周发了一条微信:“hi,亚辉,有一个跟投的机会,看看你那边有没有兴趣。”他告诉周亚辉趣分期是一个会有50亿美元的机会,问他是否要参与。
    连趣分期创始人罗敏的面都还没见到,周亚辉就一口答应下来:“可以,可以多投吗?我们投1200万美元。
    后来按照周亚辉自己的说法,当时他看好互联网金融领域,并且陈一舟跟他讲过自己投资美国的大学生金融公司SOFI,估值已达10亿美元。就算趣分期的团队做不成这个事情,以自己的能力跳进去做,怎么也能折腾出来个30亿美元的公司。
    能力不是问题。相比之下,周亚辉更看重的是进入这个市场的机会。
    再后来他见到了罗敏。通过对罗敏面相、谈吐和举止的观察,他觉得这个人比较“老练”。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个机会确实有很大的概率被周亚辉赌对了:趣分期在周亚辉进入之后又拿了四轮融资,现在媒体盛传趣分期正在寻求IPO。这在周亚辉的投资史上,可谓是开门红。
    但不得不说,这个开门红运气的成分更大一些。给趣分期打款之前,周亚辉甚至没有做过详细的行业调查和企业尽调。只是凭借着自己的果断和对朋友的信任,并且锁定了互联网金融领域,一下子抓住了趣分期这个好项目。
    “一亿美元的公司应该跟着牛人走,十亿美元的公司要把握新潮流,而要做一个百亿的公司就一定要跟着节点去走。”这是周亚辉自己的研究心得。
    从2007年做游戏,到2011年投资趣分期,周亚辉把握新潮流的能力可见一斑。
    投完趣分期的项目之后,周亚辉从一个“创业者”变成了“有钱人”。
    在源码的活动上,他接触到了一亩田——那个后来因为刷单而导致融资失败和大规模裁员的项目。
    跟一亩田的创始人邓锦宏刚认识不久,周亚辉就想投这个项目。邓锦宏和他说交易额已经可以做到一个月几亿元人民币。对于不了解农业B2B的周亚辉来说,这已经是非常好的数字了。
    其实这个数字在农业B2B领域中算不得什么——只相当于零售业的几千万元人民币交易额,而且毛利很低。
    对于周亚辉来说更重要的是,一亩田是曹毅在红杉资本时投的项目,B轮又拿到了新天域和顺为的钱。
    周亚辉在自己的专栏里写道,“我确实是新手,还没有能力判断新公司哪个好不好,听到有知名VC投资做背书的项目就容易潜意识里青睐他们。”
    跟邓锦宏聊了没多久,2015年春节周亚辉就给一亩田发了TS,而且是以个人的名义投资。因为一亩田将来要上市,不想跟国内公司沾上关系。这一次甚至连曹毅都觉得太快了,“你跟一亩田又不熟,怎么这么快就给了Offer。”
    发完TS,还没开始做尽调,周亚辉就开始帮邓锦宏招兵买马。不过最终周亚辉并没有按照之前谈好的那样投到一亩田,因为后来有机构以更高的估值给了后者更好的价钱。
    最后,与邓锦宏商量的结果是,周亚辉只能以较低的估值占1%的股份。换做别人,可能会很生气,毕竟TS都签了,并且周亚辉已经开始帮一亩田招兵买马做运营了。
    但是周亚辉不在乎。
    这1%的股份虽说顶多算卖他个面子,但“我不在乎占多少,只要能参与这份事业,这份未来价值500亿美元以上的事业,参与进来能够学习到很多新的东西,我就很满足了”。
    作为只占1%的董事,周亚辉也一直在给一亩田出谋划策。但是在一亩田后续的融资当中,邓锦宏不断想提高估值,周亚辉很着急地劝他们赶快把C轮融资做完。“别贪婪,贪婪是魔鬼,别膨胀,膨胀了真理就会来教训你,”周亚辉和邓锦宏说过这样的话。
    最终邓锦宏没有听进去。他认为自己的项目很好,值得更高的估值。既然不听自己的,周亚辉也就放弃了,接下来几个月没有再跟邓锦宏联系。
    在融资的问题上,周亚辉还是比较欣赏趣分期罗敏的风格:理性估值,先拿钱再说,把融资的战略意义考虑的比钱更重要。这跟他们两个人之前都创过业也有关系。
    直到后来,一亩田刷单的行为被曝光,周亚辉也一直认为是媒体抹黑一亩田,甚至还帮邓锦宏出谋划策,让他去找红杉资本的沈南鹏为一亩田背书。直到邓锦宏被沈南鹏骂回来,周亚辉才觉得,老沈不出来挺一亩田是对的。
    创业者膨胀了,他就躲远点;创业者落难了,就挺身而出,也不管他做的事是不是正确的。周亚辉做投资的风格看起来倒是有点江湖气息,少了点商业场里那种冷静客观的态度。
    周亚辉说,“自己确实是很冲动,因为他骨子里还是一个创业者。”
    投资达达的时候,周亚辉明明知道美团跟达达谈收购没谈拢,美团要自己做物流干掉达达。当时王兴也跟曹毅说,不建议再继续投达达了。但是周亚辉不这么想,他就偏偏要投达达,他不怕跟美团打。
    就是一个原因:能跟巨头打仗的机会很难得,觉得刺激、有成就感。
    外人看起来是草率,周亚辉认为自己虽然相信直觉,但是也会多方面考察创始人的能力。跟CEO聊一小时一般不超过十个问题,但会考察他对产品、技术、市场、运营、战略等各个环节细节的掌握程度。
    他谈言自己碰到的CEO,很少有所有问题都能对答如流的,绝大多数很快就被斩于马上,他就知道这个CEO功夫还不够深。
    周亚辉写过程序、当过产品经理、画过visio图、做过项目经理、当销售摆过摊、管过全国渠道、做过BD、做Marketing、买过流量卖过流量、战略和投资部门也干过。在看人方面,他认为自己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经验。
    同时他也热爱新鲜事物。刚接触到映客App的时候,周亚辉能一下子连续玩三个小时,这应该不仅仅是出于投资人对项目的考察了。
    到投资映客的时候,周亚辉已经是一个比较有经验的投资人了——他学会了跟创始人讨价还价。
    他先是要了映客的报表,仔细研究了映客的经营数据,又对比了17、秀色秀场,甚至9158这些公司。周亚辉算了比账,“这个公司可见的空间做到9158的规模,一年1亿利润问题应该不大,但5亿的估值有点贵。”
    看好了映客的发展趋势,周亚辉跟映客的奉佑声提降低估值的事情,还从把从沈南鹏那里学来的一点技巧用上了。
    周亚辉曾在专栏里写过,沈南鹏pitch一个项目的时候如果有难度,红杉又很想投,他就会说自己会亲自做这家公司的董事。投资映客的时候周亚辉学会了这个说法,他跟奉佑声说自己做映客的董事,让后者降低估值。
    但是这次又碰上了抢项目的投资人,当时周亚辉把定金都给奉佑声打过去了。面对更高估值的诱惑,奉佑声很犹豫,告诉了周亚辉这件事。这次周并没有像当初投一亩田的时候那样妥协,而是告诉奉佑声,定金都打了,人要讲信用。
    从周亚辉2014年11月开始做投资时的懵懵懂懂,有时候甚至对VC口中的一些英文单词都不懂,经常要问问“How to spell”,后来出于对朋友的信任投资趣分期,到后来投资一亩田被撬单。直到投资映客,周亚辉才学会在投资之前仔细研究公司数据,并且看好的项目就一定要投,去跟别的投资人抢好项目,看起来越来越职业化。
    后来周亚辉如愿投到了映客,又帮映客出谋划策做大规模的推广,做到了现在市场份额第一的直播App。
    周亚辉1977年出生于云南丽江,是藏族人。从小他生长的环境比较单纯,对社会的理解也很简单,后来读书也是学了精密仪器这样的专业。他的成长经历让周亚辉成为了一个性格直来直去,做事果断的一个人
    当初他做昆仑万维的时候就是卖房创业,把全部身家赌在了自己的创业项目上。如今做投资,周亚辉还是持续了自己这种直来直去、甚至有些张狂的风格。
    再回到空空狐创始人被资本踢出局的事件,刚刚曝光的时候舆论一窝蜂地开始批判商业社会的残酷,以及投资人的冷血无情。
    不过对于这件事情,还是应该更客观地考虑一下。商场如战场,纵然资本方对创始人个人有同情心,但是依然也要考虑公司的发展规划、投资回报等现实的问题。
    在空空狐这个案例上,周亚辉变得更加“老奸巨猾”,或许是因为女装类目二手交易还没发展起来,让周亚辉犹豫了。
    但是他在没打款的情况下,也在帮空空狐改善运营状况。根据网上公开的信息显示,空空狐COO季诺确实是周亚辉和红杉帮空空狐挖过来做运营的,而季诺的口碑在空空狐员工中也还不错。
    国内的风险投资行业总共才发展了十几年,确实面临着机制不健全的问题。从一开始不见面就打款,到跟人抢项目,直到现在想要直接接管空空狐这个项目,周亚辉在不断改变,不过还是需要在一个健康的机制里面自由发挥。现在他“已经培养了两个得力助手”,而且还开了专栏记录自己的投资决策过程,也不怕泄露商业机密。
    跟他在笔记里写的一样,他认为现在的投资大佬缺乏分享、忙着赚钱,所以他要记录下文字,除了要给创业者钱,还要参与到他们所做的事业中来。
    但在机制不健全的前提下,周亚辉这样一个尚在摸索阶段的投资人,对创业者来说,是好还是不好?恐怕还很难讲。